<br>单位的班里有一个李师傅,其实才比我大五岁,因为比我早来几年,故此才<br>叫师傅的。他这个人长得瘦小枯干,那脸就好像地瓜干。这人要是瘦,就很显老<br>,明明只有三十五岁,但你怎么看都像五十岁。他脾气很暴躁,也很古怪,常常<br>为了一点小事和人发脾气,所以单位的人都不喜欢搭理他。我这个人一向随和,<br>你说啥我就听啥,所以和他比较融洽。<br>別看李师傅长相有些难看,甚至可以成为丑陋,但却有一个漂亮的小女儿,<br>名叫李慧,小嘴成天像只小鸟叫个不停,也很甜,大家虽然不喜欢她的爸爸,但<br>都很喜欢这个小女孩。因为我和她的爸爸相处还算可以,所以和这个孩子也很熟<br>悉,她亲热的叫我波叔。<br>我逗孩子是有一套的,给她讲故事,给她变戏法。后来她七岁上学的时候,<br>我教她学习,故此对我特別好。孩子都是这样,只要你和他好,孩子就会黏煳煳<br>的贴着你,一会上身上,一会上肩头,一会又坐在怀里,李慧也不例外。<br>李师傅夫妻俩看见了也不怪,毕竟是小孩子,喜欢黏大人,正常。这孩子学<br>习很好,喜欢朗诵课文,而我小时候也喜欢学语文,故此也能和她对答,她念上<br>句,我几乎都能念出下句,我们就更好了。大家都说我就是李师傅家的保姆,一<br>个不用花钱的保姆。<br>事情发生在李慧九岁那年,那天外面下着雨,单位叫雨休,也就是下雨不能<br>出去幹活,呆在单位里,当然家里有事可以回家,所以叫雨休。大家闲着沒事,<br>到休息室打麻将。在单位里打麻将要格外小心,因为领导经常下来检查,所以必<br>须关着门。李师傅酷爱打麻将,每次都不缺场,所以那天下午不上学的女儿教给<br>我管。<br>那天,我先教李慧几个戏法,这孩子很聪明一学就会,很是高兴,就叽叽喳<br>喳的给旁边人变。打麻将的人很烦,就要我到办公室带孩子。<br>李师傅也说:「波,你带孩子去那屋讲故事。」<br>李慧正对人们不喜欢看她变戏法而烦恼,一听说讲故事,就高兴起来,拉着<br>我说:「走,去那屋。」<br>我便和她走了出来。<br>后面有人说:「这回可清净了。」<br>又有人说:「也就是波,別人还带不了这孩子呢。」<br>我们来到另一间办公室,一个人沒有,只有我们俩。我就坐在沙发里,李慧<br>就坐在身边,把个小身子整个靠在我身上。<br>按理说,小孩子做这个动作很正常,毕竟都有依赖性,別人看到也不能说什<br>么。于是,我就开始讲故事,她喜欢听《西游记》,我就书上的讲一些,自己再<br>编一些。<br>一开始,她听的很仔细,也能跟着我讲的情节嬉笑欢怒,可不知道后来为什<br>么,这孩子心不在焉了。<br>我就发现这孩子,时不时的用手碰我的下面,每当碰到时候,就把手迅速拿<br>开,然后脸红红的。我心里马上就明白了,不管男孩或女孩,对异性总是有一种<br>好奇的心,我想她一定就是。如果这是一个年轻女性这样挑逗,我会毫不客气的<br>把她身子摸个遍,可眼前毕竟是个九岁的小女孩,我怎么能下得去手啊。可心这<br>样想的,这鸡巴却十分不听话,还是硬了起来。<br>她碰了好几下,见我沒有反应,干脆装作无意的样子,把手按在我的裆部,<br>看了我一眼,马上又转了过去。<br>她这是给我信息,告诉我她已经有这个意思了。<br>我当时心里很矛盾,她毕竟是个小女孩,我比她大二十一岁,这怎么能行<br>再说了,她是李师傅的女儿,这事要是传出去,我还怎么做人她还是一个九岁<br>的小女孩,即使有了那事,能有意思吗<br>转念一想,我玩过很多女人,还真沒弄过这么小的,尝尝滋味又何妨呢矛<br>盾促使我讲故事都语无伦次了。<br>她的手再次按在我裆部,我意念开始错乱,下面硬的如钢铁一般。我再也忍<br>不住,把手按在那小小的屁股上,也不讲故事了,眼睛死死的盯住她。<br>她看了我一眼,脸红的就像三月里的桃花,立刻又把眼睛移开。<br>我捏了捏屁股,她的脸更红了,同时手在我龟头上捏了捏。这已是心照不宣<br>了,做男人这时就要主动,说:「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啊」她点点头。<br>这时,雨已经停了。<br>我说:「你去告诉你爸,就说要去公园。」<br>于是我俩出来,到那屋敲门。里面的人很不情愿的打开,李慧说:「爸,我<br>和波叔去公园。」<br>正在输急了的李师傅恨不能让我把孩子带的远远的,说:「好好,去吧去吧<br>。別走太远了,一会就回来。」<br>随即有人把门关上。我立刻拉着李慧下楼,骑着自行车就走,一路上谁都沒<br>有说话。<br>我说的地方是我租的一个单间,当时我在歌厅里认识一个小姐,相处的很好<br>,于是租了这间房子,以便于我们做爱用的,今天我正是要把这个九岁的孩子带<br>到那去。<br>我知道,我找的这个小姐正在歌厅里上台,沒有时间回来,这正是一个好机<br>会。<br>不一会,我们就来到楼下,锁好自行车,领着她就上了楼,打开门走了进去<br>。<br>因为是租房子是为了做爱用的,里面我只准备了一个二人床,沒有別的东西<br>。有时候我撒谎晚上不回家,也就是在这里住。<br>现在安全了,只有我们两个人。而这时的李慧却像大姑娘一样羞涩起来,站<br>在那里一动不动。我又在屁股上捏了一把,说:「上床啊。」<br>她竟然沒有动,脸红红的,都能听到她的心跳。<br>她毕竟是第一次和男人这样,有些害怕,还有些兴奋。<br>我并不着急,把她抱起来放在床上,倒在身边,手不时地揉搓着那小屁股。<br>她一动不动,任我揉搓,但那只手却怎么也不像刚才那样触摸我的下面,闭着眼<br>睛,脸更红了。<br>我说:「我教你亲嘴好吗」<br>也不等回答,就把嘴贴上去。<br>她年纪太小,根本就不知道怎么亲嘴,当我把舌头伸进去搅合,她只是把小<br>嘴张开,舌头根本不会动。<br>我说:「你的舌头也动起来。」<br>她才把舌头动了动,不一会就伸到我的嘴里。<br>过了好一会,我们的嘴有些累了,才停下来,她说了第一句话:「电视里亲<br>嘴都是这样吗」<br>我点头说:「是。」<br>然后,我们又开始亲起来。<br>亲嘴的时候,我的手一直沒忘记揉搓着那小屁股,虽说不如大人那么好玩,<br>但也很柔软。<br>我开始要脱她的裤子。这时她把手紧紧的抓住,不让我脱,美丽的眼睛看着<br>我,一声不做。<br>我说:「把手松开,我想看看里面。」<br>她说:「不,你先脱。」<br>真沒想到,一个九岁的小女孩也有十八岁女孩的羞涩。<br>我站起来把裤子褪下去,露出我坚硬的鸡巴。她把眼睛瞪的熘圆,看着我的<br>下体,那脸就像一块红布。<br>她伸出手摸了一下,又迅速的拿开,不好意思的表情赫然表露在脸上。<br>我又开始去脱她的裤子,说:「你都看到我的了,应该也让我看看你的了。<br>」<br>她还是那样红着脸,用手紧紧的护着裤子,那模样真像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姑<br>娘。<br>我把她的手硬拿过来,结结实实的放在我的鸡巴上,让他攥住,摁住了教她<br>手淫。<br>她笑了一下,不好意思的说:「好玩。」<br>我想鸡巴在她手中上下撸着有了手感,她才会这样说的。<br>我又说:「这回你看也看了,摸也摸了,应该让我看看你了吧。」<br>动手去脱。<br>她立刻用手护住,说:「看是看,可不许告诉別人。」<br>我掰开她的手说:「嗯,这是我俩的秘密,谁也不会告诉的。」<br>她说:「那我俩拉钩。」<br>拉钩纯属小孩的游戏,两个人的小手指勾在一起,这就算是发誓,两个人的<br>秘密不告诉任何人。于是我答应了,拉钩后,她再也不护着裤子,闭着眼睛配合<br>着我。<br>不一会就脱了个精光,在我面前就是一个小童女的身躯,一切都沒有长成,<br>阴道只是一条缝,沒有黑茸茸的阴毛。我掰开那小小的两条腿,扒开阴唇才看到<br>里面,虽然小,但和大人的一样,也就是大人的阴道缩小了。<br>我也把衣服脱光了,倒了下来,再次将她的小手拿过来给我撸着,而我的手<br>在她的小小的阴道上摸着,但我心里有数,绝不用手指插进去。<br>我知道摸哪里会引起快感,但她反映的不强烈,也许这就是小孩子的原因吧<br>。<br>之后,我爬起来,跪在她两腿之间,把脑袋哈下去。<br>她是一个小孩,沒有经受过这,吓了一跳,以为我是要咬,说:「別咬,疼<br>。」<br>我说:「不是咬。」<br>舌头在干干净净也是白白净净的小阴道上舔,从肛门附近一直舔到阴道上方<br>,然后重复着。<br>她问:「撒尿的地方,不髒吗」<br>我说:「不髒,因为相互喜欢的人都会这样。」<br>我也不知道说了这句爱情的句子她能不能懂,反正她不做声,也不动了,任<br>我来回的舔着。说句实在的,小孩就是小孩,沒有大人那种激情,更沒有让屁股<br>上下动弹,只是嘴里说着:「好痒。」<br>但毕竟这也是性的前奏,我看见她的阴道里流出不多的沥沥泉水,这让我兴<br>奋不已,原来九岁的小女孩也能流淫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的。<br>说实话,一开始我只是想见识一下小女孩的身体,只是想让她给我手淫,要<br>尝尝小孩手淫的滋味。可当我看到她里面也能流淫水,于是就有了插进去的慾望<br>。<br>我把鸡巴用手握住,把身子向前挺进,鸡巴就接触到小小的阴道口。<br>毕竟是小孩,她沒有明白什么意思,问:「用这个摸吗」<br>我:「嗯。」一声,慢慢的向里插进。<br>刚要插进龟头,她一咧嘴说:「波叔,我有点疼。」<br>我说:「第一次都这样。」<br>沒有停止,继续向里挺进,慢慢的插进去一半,这时的我已经沒有回头路可<br>走了,就是把鸡巴向前,向前。<br>她哭了说:「很疼,很疼。」<br>我不顾一切的,但还是慢慢的全插了进去,然后开始真正的性交。<br>孩子就是孩子,阴道很紧,很难进入,我的鸡巴也感觉到不适,但身下这个<br>小处女我一定要享受。<br>我一边抽插着,一边说:「別哭,一会就好了。」<br>果然一会她就不哭了,但也沒有什么高潮,这让我很失望。<br>不一会,我就射了,都射进那小小的阴道里,我知道她才九岁,沒有例假,<br>不会怀孕的。<br>当我把鸡巴拿出来的时候,看到那小小阴道上斑斑血迹,我鸡巴上也有。<br>精子射出去了,我的脑袋也开始清醒,这不是强姦幼女嘛,我这是犯罪啊,<br>犯罪是要坐牢的,我的心里开始害怕起来。<br>怎么办现在怎么办我必须不让她把这事告诉任何人。<br>而这时她用手摸了一下下面,看到手上有血,又哭起来,说:「波叔,都出<br>血了,怎么办呀」<br>我想她既然还能这么亲热的叫我波叔,就沒有什么大问题,于是我搂住她安<br>慰起来,说一会就好了。然后我找来卫生纸给她擦拭,也把自己的擦干净。再一<br>摸,果然不流血了,她才不哭。<br>孩子就是孩子,刚才那事竟然不懂,问:「波叔,刚才那事幹什么」<br>我也知道怎么回答,说:「就是男女之间的事。」<br>她一脸迷茫问:「男女之间都要弄这事吗」<br>我说:「相爱了才会有的。」<br>她根本不懂我的话,问:「我们相爱了吗」<br>我说:「嗯,你爱听我讲故事吗」<br>她说:「爱。」<br>我说:「这就是相爱啊。」<br>明显是欺骗的话,她竟然当真了,问:「你爱我吗」<br>明显是电视剧里的台词,我真感谢现在的爱情电视剧。<br>我说:「我爱给你讲故事,爱给你变戏法,这也是爱啊。」<br>她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说:「这事我告诉我爸爸妈妈吗」<br>我说:「不,你见过哪个人告诉你这件事了」<br>她摇摇头。我说:「这是我俩的事,不能告诉任何人。」<br>她好像是明白了,点点头。于是,我们又用拉钩的形式,不把这件事说出去<br>。<br>我虽然写的这么详细,但从领着李慧出来到做爱,也只有一个多小时,然后<br>我骑着自行车带着她回到单位,半路上给她买了一些小食品,再嘱咐一番。<br>她很听话,说:「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br>我才敢领着她上楼。<br>那天,李师傅赢了不少的钱,见了我和他女儿当然很高兴,说:「怎么能让<br>你波叔买东西呢」<br>要给我钱,我说啥也沒要,这主要的原因是我很亏心。<br>幸好李师傅沒看出来,也幸好李慧沒说出来。<br>这李慧是个孩子,被人逗着玩,不一会竟然把刚才那事忘记了,又回復到顽<br>皮的时刻。<br>看到李慧喜笑颜开的,我的那颗心才稍微有些安定下来。<br>打这以后,李慧仍然喜欢在我的身上缠着我,但此时她的胆子大了起来,时<br>不时的要摸我的下体,而我也时不时的捏着那小小的屁股。但有人的时候,我不<br>但沒有那些猥亵动作,还要禁止她做一些过激的动作。<br>还好,一直沒有被人发现。但做爱的时机很少,毕竟她上学,而我在单位要<br>工作,一直遇不到机会,就这样一转眼半个月过去了。<br>第二次机会和上次一样,也是李师傅他们打麻将,而我带着李慧。<br>这次很简单,竟然是李慧提出:「我们还到那里去呀」<br>意思就是我的出租屋,我当然欣然答应,于是她又去告诉:「爸,我和波叔<br>去公园。」<br>李师傅还是和上次一样恨不能让孩子离得远点,只说了一声:「別总让你波<br>叔买东西。」<br>然后,我们两个人就坐着一辆自行车来到出租屋。<br>和上次一样,我仍然给她舔着阴道,然后插进,这次果然沒有疼,之后用手<br>一摸,真的沒有血。<br>我发现,李慧这孩子对男人的性器官很好奇,一直坐在一旁看着,摆弄着我<br>的鸡巴,并且学着上次的动作给我撸,她说:「这很好玩。」<br>于是在她的手中,我又射了一次。<br>她一点也不懂,问这是什么<br>我告诉她这是精子,生小孩用的。<br>她一听又哭了,担心自己会生小孩。<br>我给她说了不少的性知识,她才放心的笑了。<br>之后,我们一遇到雨休,就要到我的出租屋里玩,我还教会她怎么给我口交<br>,虽然她嫌髒,但我还是在她小嘴里射了。<br>不是我变态,在一个九岁的小女孩嘴里射精,真是从头爽到脚。但在一起的<br>时候毕竟是少,这一年里也就只有二十多回。<br>那是一个冬天,外面下起鹅毛大雪,大家聚集在李师傅家打麻将。因为需要<br>人跑道,所以李师傅也把我叫到他家。我不会打麻将,在一旁呆着很无聊,但我<br>毕竟上了人家的女儿,所以也就把李师傅当成岳父,岳父的话做女婿的能不听吗<br>于是,我就在一旁看着,中午是我给他们买的食品,谁的香湮沒有了,我还要<br>出去给买,挺劳累的。<br>一直快到晚上五点,李师傅说:「波,你去学校把我女儿接回来。」<br>这正是我需要的,我立刻兴高采烈的去了。<br>到了学校门口,早就看到有很多家长来接孩子了。<br>我来到班级,向里张望,李慧一眼就看到我,大叫:「波叔。」<br>老师见认识,就叫李慧收拾东西放学。<br>走出校门口,我把李慧放在自行车上,李慧问:「我爸呢。」<br>我说:「在家打麻将呢。」<br>骑上自行车,我说:「去那里呀。」<br>李慧点点头。我高兴极了,知道这个小女孩我又能享受到了。<br>这一年来,我觉得和这个小女孩做爱是真爽,她的阴道很紧,夹得我鸡巴很<br>舒服。所以,我和那歌厅的小姐吹了,这个出租屋就是我俩的天地,只要到这里<br>来,我们就欢快无比。<br>都说肏小女孩沒有什么感觉,大意是说小女孩沒有高潮,但现在我更正,小<br>女孩是有高潮的,虽然不像大人那么强烈,但也能呻吟几声。再说了,我更喜欢<br>她给我撸时候的表情,幼稚的脸上总显得那么认真,好像是写作业。<br>进了屋沒有什么废话,脱了衣服就是前奏,然后做爱。<br>这天我是第一次要她趴跪在床边,而我是站在地上从后面进入。<br>她很惊奇,这样也能做爱。我看着这娇小的身躯,随着我前后的抽插而前后<br>动着,心里荡漾着无比的快乐之中。这天我射的很爽,是我最难忘的。<br>当我把她送到家时候,那里麻将仍然战斗着。我陪着她写作业,纠正其中的<br>错误。<br>打麻将的人都纷纷说:「李师傅,你有一个好保姆啊,还不用花钱。」<br>李师傅笑呵呵的说:「我和波是什么关系。」<br>我吓了一跳,就听李师傅说:「我俩就是铁哥们的关系。」<br>李慧听了笑了,我也笑了,暗想:「哪有铁哥们肏铁哥们的女儿的,还是九<br>岁的女儿。」<br>写完作业后,我们就在床上讲故事,变戏法,然后朗读课文。<br>这些人都说:「这爷俩真好。」<br>当然也有夸我的:「波真会带孩子。」<br>李师傅的妻子回来了,对我是万分的感谢。<br>随着时间的飞过,李慧上了中学,我们仍然找机会做爱。<br>李慧已经成为小姑娘了,下面有了阴毛,做爱的时候也多了一份情趣,只是<br>阴道宽大了许多,不那么紧了,我说是我大鸡吧给挣大的。但她的脾气仍然不改<br>,还是喜欢在我身上缠着鬧,我多次告诫她,已经是大姑娘了,不要这样,免得<br>別人看出来,她这才有所收敛。<br>还是我聪明,如果那时还像小时候那么纠缠,肯定要让李师傅看出来的。<br>紧接着上高中,李慧已经是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女大十八变,长的更漂<br>亮了。这时的她,已经懂得了不少的事,但对我还是很依恋,我想女人都是这样<br>,既然跟了一个男人,时间长了就会喜欢上这个男人了,李慧也不例外,所以我<br>们的感情更深了。<br>俗话说,姑娘大了不由父母,于是我们经常在一起。<br>那间出租屋,我一直租着,为了李慧而常年租着,在这里洒下我不知道多少<br>的精子,而李慧也从中得到了很多的满足。<br>我们虽然一直保持着这种关系,但李慧的学习成绩一直沒有落下,始终是名<br>列前茅,也许是我的督促,还有她那爱我的心。<br>高中毕业后,李慧考进了一所在中国名列前茅的大学,我们才就此分开,但<br>我们经常在QQ里聊天,谈论着想念之情。因为离家很远,她不能经常回来,而我<br>也不能去她那里,但只要她一回来,总是先看我,那间出租屋就是我们做爱的地<br>点。<br>记得李慧上大学第一次回家,是五一放长假,我们又来到那个出租屋。<br>李慧更加成熟了,里面的毛也多了,也黑了。<br>当我把鸡巴插进去的时候,我问:「你想我了吗」<br>她点点头。<br>我说:「我是很想你。」<br>而这时已经长大的她,已经沒有像孩子那时候天真了,竟然问我什么时候离<br>婚她要在毕业后嫁给我。我这时才感到不好办了。<br>于是我开始劝她,说了很多道理,包括在单位我的名誉等等。<br>她仍然很懂事,也很通情达理,竟然沒有再继续逼我离婚,而我们的关系继<br>续着。<br>在李慧大学毕业后,找到工作两年后,已经是二十二岁了,美丽的她身边有<br>很多追求者。四十四岁的我知道不能耽误她的前程,主张她处对像结婚。那天,<br>她哭的好惨,不愿意从我身边离开。<br>我告诉她,她给了我很多快乐,我很爱她,但是我不能耽误了她,耽误就是<br>自私,那么我就不值得她爱。<br>经过很长时间的劝阻,李慧才答应我要处朋友,并且结婚,但有一个条件,<br>就是还要保持和我联繫,她要为我生下一个小孩。<br>现在,我已经五十岁了,仍然和二十九岁的李慧有来往,那个出租屋仍然是<br>我们的场所,只是明年就要动迁,我还要再租一间屋子。<br>李慧的孩子已经三岁,凭长相就知道是我的,我和她丈夫从来沒有见过面,<br>所以他不知情,把那孩子当亲生的养。<br>但别扭的是,那孩子不能叫我爸爸,只叫波姥爷。<br>李师傅这时也看出来孩子的长相,骂了我一顿,但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和他<br>女儿有事的,他也不敢声张,怕女儿离婚,故此隐瞒着。<br>既然李师傅看出我和他女儿这点事了,我就更听他的话,真的就把他当成自<br>己的岳父看待,不敢有闪失。但我不能去他家,他害怕我去了以后,让他女婿看<br>出,那可不是耍的。<br>单位很多人都看出这孩子像我,但谁能说出我和李师傅的女儿有染只能说<br>长的像而已,而世界上长得像的人毕竟很多,都以为是巧合。<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