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我在外面打工两个月了,一直沒有回过家,心里在惦记着老婆与孩子。上午10点刚下到镇子公共汽车,就飞奔回家。<br>熟悉的小园,温暖的家,一切都和我两月前离开时候一样。天井里挂着洗晒的衣服,有几件粉红色的三角裤,不用猜就是经常穿在我老婆的阴户上的,也有可能是老婆她妈的,不过她的不会这么好看吧。<br>一想到老婆的嫩屄,我下面的屌儿就挺硬了起来。我喊:「玉芬,我回来了。」谁知,丈母娘从屋里走出来。<br>原来老婆与小孩到了孩子他大姨家。丈母娘穿了一件长裙,上面是一件短袖衫,白皙的胳膊保养的很好,做了一辈子中学教师刚刚内退在家的她,算不上很漂亮,但身材却很好,特別是一对大奶子唿之欲出。<br>一阵嘘寒问暖,丈母娘给我做好饭,倒了点白酒。酒足饭饱,我说累了,要睡会儿。丈母娘来到卧室,她弯着腰,撅着大?在我床前铺被子。我看着这个五十岁的女人高高翘起的屁股,还有她裙子里明显的内裤痕迹,真想上去抱住她操几下,屌儿在下面不自觉得顶起裤子很高。<br>她好像也有所觉察我在欣赏她的肥臀,回头尴尬的笑了笑。看到我的裤子高高耸起,脸刷的红了,说,「玉芬晚上就会回来的,你先休息一下吧。好好睡一觉。」<br>我会意在说「不急,不急。」不过慾望却随着眼前我这位皮肤白皙的丈母娘裙子下浑圆臀部的左右摇摆而越来越升高,不可控制。<br>我靠了上去,把鸡巴隔着她的裙子,慢慢顶在了她硕大肥美的屁股上。<br>她一惊,呆滞在那儿了。<br>我说:「实在是等不及了,妈」。<br>她沒有说什么,好像是默许了我的做法。但是脸红的更厉害了,说道,「我知道你就会忍不住,我一个老太婆了,你还感兴趣」<br>我恳求道,「妈,你也不老呀,您不是刚刚49岁吗我不插进去,就在你?上摩一下吧。」我加大了频率,对她的阴部用力摩擦。<br>她说,你呀,就不能等到晚上吗晚上你与玉芬好好睡多好呀!为了我们这个家你外出打工你也不容易。不是不让你弄,而是玉芬也等你这么长时间了,你应该留着力气好好照顾她。唉!你不嫌弃,就在我?上摩一下吧。<br>沒有想到她这么通情达理,心中一阵欣喜。我掀开她的裙子,女人的大腿与大白?在我面前一览无馀。两股之间中还有一股骚味。你想能不插进去吗于是我就在她撅起的大屁股上,把她的内裤扯向屁股一边,露出她肥美的老屄,把我粗大的屌斜插了进去。<br>我好长时间沒有这么舒服过了。在工地里的时候,晚上常常用两个指头来消遣,心中想的当然是老婆的屄,当然也会想一下丈母娘的大奶子。因为她的奶子确实比我老婆的大,倒是沒有想操她的意思。<br>今天是算是一个意外,竟操起自己的丈母娘来。別说操起来还真是爽。岳母的年龄正在如狼似虎的时候,当然是少不了做爱的。自从岳父前一年前因病逝世后,我想岳母的大骚屄也是好长时间沒有鸡巴来光顾了。也不知她是怎么\\捱过来的。这不岳母的屄里淫水氾漤了,我还沒有操几下呢,我想刚才在她的大白屁股上用鸡巴慢摩轻擦是管用了。<br>我把她抱上床,换了个姿势,两手抱住她的胸脯,将阴茎全部放进去,用力又做起了活塞运动。<br>我问道:「妈,你舒服吗」<br>她呻吟道,「哎呦,舒服死了。你的东西怎么这么大呀!使劲用大鸡巴操我的屄吧。」<br>我把屌拔了出来,让丈母娘回头看,故意说:「你看我的东西也不大呀!」<br>她见阴茎上湿漉漉的如同淋了水一般,便知是她的骚水所致,脸上更红了。说:「羞死人了,快放进到我的屄里,放在外面多难看哟。」<br>我问她:「你的屄里为什么这么多的水,比玉芬的还多。」<br>她拍了我一下,羞羞地说:「还不是让你给操的,我的小冤家。」<br>丈母娘说:「我已经一年多沒有操屄了,你的鸡巴这么大,可得轻点。」<br>我当然点头称是。把她的内裤脱掉,使她光滑的屁股里的老屄全张了开来,可爱的母亲娘全身白的要命,这个妇女说起来也是被丈母爷操过20多年了,这点道理当然知道,所以也就自觉地叉开两腿,两手在前扶着床头,将屄向后挺着。<br>我在她张开了的大屄缝里舔了一大口。<br>搞得她心花怒放,说:「你呀,与你老爸是一样的,都喜欢吃女人的屄,好吃吗觉得好吃以后我天天让你吃。你平时也吃我女儿的屄吗」<br>我说,「当然吃了,不过你的屄吃起来更有味。」<br>丈母娘,格格笑道:「我沒有洗屄,所以有味了。」<br>我在她大腿下的阴户前又舔了起来,我说:「不错,不错,好味道。」<br>她说,「孩子別鬧了,快点进来吧。」<br>我于是一挺身,扑哧一声,将阴茎一下子就全部捅进她的滑湿阴道里去了。<br>一边抽插一边道:「老妈,你的屄咋地还这么紧。」<br>她在我身下哼道:「孩子,那是你的鸡巴太粗了。」<br>我一想不愧是当老师的,还知道「辩证法」,呵,你还「相对论」呢!<br>由于丈母娘很长时间沒有操屄,我的阴茎一插进来,只觉将屄撑的满满的,每下操屄都捅到了她的阴道深处,并且使劲的摩擦阴道带来了很大快感。<br>我一边慢捅快抽,一边问:「怎么样,好受吗」<br>她点头称是,香汗漂流,大口喘气,叫床连连。<br>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一泻如注,搞得她阴道里全是我的精液。岳母起身擦拭,屄口正往外流着白唿唿的液体,湿漉漉的,弄得她的阴毛和大腿上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