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妻子刘莹,28岁,在本市一家德国软件公司工作。3年前我们结婚,她是一个传统的东方女性。<br>记得新婚之夜,她让我把所有的灯都关闭才肯脱衣服,在黑暗中我忙活了半夜,也不得其门而入。<br>开始的一段时间,她总是娇羞的被动挨肏,既无反应,也不高潮。<br>后来我引导她看一些黄蝶,在网上看一些色情文章,我发现,这些东西对每个人都有天然的诱惑力,第一次看的时候她脸红红的,但目光却不肯离开屏幕,渐渐的,潜藏在她心底的原始的性欲释放出来了,我引导她模仿光蝶上的情景,或者我们扮演色情文章上的某个角色,她竟玩的津津有味。<br>她说真难想像外国人的性生活。那么大的性器也能吃下。她最喜欢扮演的角色是LuanLun的母亲、被强奸的少女等,来高潮的时刻,她也会喊出一些粗俗淫荡的话语。<br>每天一上床就是我们最欢乐的时光。<br>今年初,她随她的德国老板回德国总部述职,回来不久就被提升为技术总监。<br>从此,她的工作明显的忙了起来,每周总有两三天晚上加班到12点以后,而且沒次回到家都显的很累。<br>我们肏屄的次数减少了许多,不过,她可能是为了给我补偿,每次她都会比以前更疯狂更淫荡。<br>一个周末,她打来电话说又要加班,正好我们几个同学也要聚会。<br>我们的聚会在11点多结束,我开车回家路过她的公司,估计她还在,就想去她办公室看看,顺便接她一起回家。<br>她们的公司在着座写字楼的7层,我上去后,走廊里静静的,我一直望里走,快到盡头了,看见一扇门底部的缝隙透出光亮,我想就是这了。<br>我想给她开个玩笑,所以沒敲门,悄悄的旋动把手,门开了一条小缝,我向里一看,顿时呆了。<br>只见两男一女正在赤条条的站着肏。<br>女的是我老婆小莹,男的有一个是我认识的她的德国老板威尔逊,另一个是个黑人。<br>她双腿跨绕在威尔逊的腰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黑人站在她身后,双手绕过她的胸抓着她的奶,威尔逊的白鸡吧插在她的屄里,黑鸡吧插在她的屁眼里,随着她的身体上下耸动,两根鸡吧在她的两个眼里抽插。<br>他们欢快的叫着,说的是英语,但我听的懂意思,都是最淫荡的话。<br>呆了一会儿,我回过神来,奇怪的是我沒有一点愤怒,反而感到很刺激,玩得非常棒。我的老婆什么时候能吃下两根那么大的阳物了。怪不得最近感觉她的逼有点松散。我拿出随身带着的数码摄像机,摄下了这一场景,就悄悄的离开回家了。<br>回到家,我把刚拍到的输入电脑,我是以一种欣赏的心情仔细的看着画面上的每一个细节。<br>我反復问自己,老婆和別人肏,你怎么一点也不生气呀我自己回答自己:性放纵是人的原始本性,我们的祖先不就是群居的吗群交是人类最初始的肏屄方式,也是最能满足人的本性的。<br>自从人们把性紧紧的束缚在夫妻之间,人的本性就受到残酷的压抑。<br>我们为什么不把压抑的性本能释放出来呢。<br>她会玩就会把性的欢爱带给我。只要爱心不变…我对自己的想法很满意。<br>小莹回来了,我一看表2点整,她显的比以往都疲惫。<br>她对我笑一笑:老公,对不起,让你久等了。<br>说完就去冲澡。<br>一会儿,她光着身子出来,我说给你看点好东西,她来到我们身边,趴在我的肩上,两个大奶挤呀在我的肩背上。<br>我打开录制的画面,她一看情不自禁的啊了一声。<br>我说我去接你,看到你们正在肏,我就录下了。<br>她捂着脸趴在床上哭起来。<br>我把她揽在怀里,劝她不要哭,反復的说我不生气。<br>她起满是泪痕的脸,问我:你真的不生气吗看到我的和祥的目光,她就相信了,我沒生气。<br>她撒娇的拉起我说:你也操操我吧好吗。<br>我的鸡吧早就硬硬的了,她脱掉我的内裤,把鸡吧含在嘴里。<br>你们操到现在吗。恩。杰西玩玩了还要。过了一会,她起身坐在我的身上,把鸡吧插进屄里。<br>接下来,我们疯狂的肏起来,我满脑子都是那两根鸡吧在插她,比以往更疯狂的插她。<br>直到我们都精疲力盡,我才把磙烫的精液射进她的屄里。<br>我们依偎在一起,我问她,你们是怎么开始的,他们的味道好吗。她说,就是上次随威尔逊回国的时候。<br>接着,她讲了那次经歷。我跟他回到德国,他说他家很方便,让我住在他家。<br>他的夫人是个漂亮的瑞典女人,对我很热情,我们去外面吃的碗餐,还喝了酒,他们夫妻轮着劝酒,我喝的多了一点,但还是很清醒的。<br>他夫人把我安排在他们卧室隔壁的房间,他夫人拿来一大摞杂志道了晚安就回他们房间了。<br>我换上睡衣,躺在床上随手翻着杂志,上面的是几本时装之类的,下面的都是色情的,我拿起一本《夫妻俱乐部》,里面都是夫妻群交的照片和文章,还有一些联络方法什么的。<br>你不知道。那些洋人的鸡吧有多大。看到这些,我想起了我们做过的性游戏,我觉得浑身发热,我想让你肏,可是你不在,我强忍着,用手摸起来。<br>下面痒得不行。这时我听见他们夫妻疯狂的叫声,刺激的我更加全身燥热,我用手指快速在屄里插,脑子一片空白,有点迷离恍惚了。<br>这时,他夫人进来,我很尴尬,她在我身边躺下说;你们中国女人真是太苦自己了,为什么不盡情的享受上帝赐给我们的欢乐呢你看你叫得我们都有点受不了了。说着,她就在我的奶上吻起来,手插进我的屄里。<br>我感到不太自在,但有强烈的想让她继续下去,我随她玩弄着,不一会还真来了高潮。<br>逼水一个盡的流。从沒有过这样的兴奋。这时她拉起我去他们房间,我鬼使神差的跟她去了,威尔逊做了个欢迎的手势,就把我抱起来放在床上,他让我摸着他的鸡吧。你知道真有你两个样大。又长又粗。和我们家的啤酒瓶一样粗大。<br>我是第一次摸別的男人。可这就感觉了个最大的。我能不能吃下还沒容我想那么多。他就在他夫人的帮助下。连根进入了我。接下来就是我们在光蝶上看到的情景了,我的逼从沒有容下过那么大的鸡吧。那一夜我真的癫狂了,什么都不顾了,只想着肏!肏!肏!早上起来逼肿涨的不行。阴辰就像两片香肠挂在下面。<br>但即便这样。我整天还是想着他操。后来的几天,我们三人每天晚上都要大肏到半夜。<br>有时他老婆会情人去。我就睡在他房里了。沒想到原来我们亚洲女人也能吃下他们的大鸡吧。不说感情。他真的操得我很舒服。回来后,威尔逊还像往常一样,沒什么特別的地方,也沒再找我肏.<br>是我自己实在想,所以就有找他,他很高兴,我们肏了几次,他说他那时操老婆和我很吃力。但女人就不同了。两个男人操一个女人更刺激,问我想试试不。<br>老公。我不知为什么就答应了。你知道以前你也在影蝶里放给我看过的。于是他有找来他的朋友,就是那个黑人杰西。<br>今天是第一次,就让你看到了。<br>你知道黑人的更长。都操到我肚子里去了。不是怕你等太久。<br>我真想让他们插一晚…听着她的讲述,我的鸡吧有起来了,我让她大叫着那个黑人的名字,拼命的肏她。<br>完了后我才想起来看看她的逼了。让三个男人操了一夜。打开老婆的双腿。<br>逼红突突的张合着。刚刚我的精水和淫水交杂着在逼门上流着。后面的屁眼被两个洋鬼子操得依旧红红的。<br>我知道自从这晚后。老婆就更放开了。她不再为我一人所有。也不会再顾忌我了。只是我决不允许她瞒我。因为夫妻是该坦诚的。<br>只要我们俩都接受。玩玩另类又有何不可。只是老婆的逼会随着奶越来越丰满而变松弛的。她真正的开放了自已。我的好老婆。!